从卫星图看湖北省孝感市三十年来的变化发展


之所以会突然写到孝感市,是因为我是一个江苏人。目前新冠肺炎肆虐,湖北是疫情最为严重的省份,而孝感是湖北省内疫情第二严重的城市,现在由江苏省对口支援。虽然我从没去过孝感,但作为一个江苏人,似乎也冥冥之中和孝感产生了一丝联系。

对孝感这座城市,我是完全陌生的。虽然去过武汉、宜昌和黄冈,但我却连孝感的基本方位都没有什么概念。所以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,专门去百度了一下,发现孝感的简称很有意思-“孝”,而这座城市也在方方面面绕着这个孝字做着文章。同时,孝感还是在湖北能排进前六的城市,虽然第二名到第六名的座次还不太好确定,但孝感肯定是具备一定的实力的。

孝感市卫星全图

接下来我们言归正传。在这篇文章里,我不会讲什么悠久的历史或者牛叉的经济实力,我只会根据历史文星图像讲讲客观存在的事实,就是通过一张张历史卫星图片,来观察孝感市三十余年来的变化和发展,简单来说就是看图说话,确实是很简单。在1984年的时候,我们通过历史卫星图片来看孝感市,可能会很难寻找到孝感的具体位置。其实在我家年轮拉回到1984年时,也有那么一刹那的惊呆,好像什么都看不到了。所以我特地在卫星图片上对孝感市区进行了文字标注,一并标注的还有市区西北方向的云梦县,主要是因为这名字太好听了。

1984年卫星图

其实在同时期的江苏北部,也就是苏北区域的卫星图片上,苏北五市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,但还不至于很难寻找到具体的位置。不过孝感市这样的状况在之后的十年时间里,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从几乎找不到一下子变出了一个挺大的城市轮廓,就连当年更不起眼的云梦县都有了一定的规模。因为我在之前也写过苏北城市的发展和变化,所以我可以肯定地说,在这个十年时间里,孝感的发展是要快于苏北五市。插个题外话,虽然苏北五市在江苏省内混得不怎么样,但要是拿出来和外省大部分的城市做比较,还是相当牛叉的。

1995年卫星图

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之后的十年时间里,孝感好像放慢了发展的脚步。要是仅仅从卫星图上来看,变化并不大。可能有人特别是孝感本地人对我这个会有异议,但我要说的是,仅仅从卫星图上来看,孝感在这个十年里的发展,要远远慢于苏北各市。请原谅我总是拿江苏的城市来进行比较,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之前一直在写江苏,现在突然写到其他省份的城市,总是会习惯性地进行对比,而且我觉得有对比才能更好地讲述。和苏北城市同期突然一下子呼啦啦冒出一大片建筑物不同,这个十年,孝感好像就是象征性地胖了一点,似乎是要告诉别人自身还是有发展的,虽然这发展并不大,但聊胜于无嘛。

2006年卫星图

我在之前的文章中经常提到,2006年到2016年是中国很多城市发展变化的黄金十年。比如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主要城市,在这十年之间不仅继续着自身的发展,还在区域一体化的道路上甩开步子不怕扯着蛋的奔跑着。我当然不能用同样的标准来衡量孝感在这十年间的发展变化。在这黄金十年里,孝感有了大变样,我这里所说的大变样,并不是说孝感一跃成为多么牛叉的城市,而是相比较上一个十年的发展速度,这个十年里的发展速度显然是惊人的。不瞒您说,哪怕是到了2006年,我都觉得孝感在卫星图上好像都不是非常明显,云梦县也好像还是看不见。但是到了2016年,孝感的老城区已经是密密麻麻一片,新城区也向着武汉的方向延伸出了一片。作为武汉城市圈中的一员,不奔着武汉走两步,也不好意思说一体化呀。另外,云梦县也不再是卫星图上那个若隐若现惹人遐想的样子了。

2016年卫星图

总是看相同比例尺下的卫星图,还那么模糊,难免会产生视觉疲劳。其实2019年的孝感市区卫星图还挺有意思的,虽然在前面的图片里,我们也不难发现孝感市区的老城区和新城区几乎是对半分的,但进行进一步缩放的话,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。老城区密密麻麻,已经见不着多少绿色了,而新城区建筑物的密度还不高,还能看着不少的绿色。

2019年孝感市区卫星图

当然,我还得专门去看看云梦县,即使没有见面,但有个好听的名字,也会让我对她产生更多的好感。其实我想象中的云梦县就是在云里雾里和梦里,甚至还可能有那么一丝江南水乡的味道。在我看了2019年的云梦县卫星图后,我有这样一个想法,如果去掉那些密密麻麻的建筑,只留下河道和农田,那么云梦县就应该是我想象中的云梦县了,虽然她现在也挺好看的。

2019年云梦县卫星图

今天的文章就写到这里。我不想听到有人说我是为了蹭热点而写的孝感,虽然我好想就是这个意思,但是早晚都要写,早写不是更好。同时,我也借着这篇文章,向严重疫情环境中的孝感人民、武汉人民问好,虽然我不能为你们做什么,但我的心与你们同在。